首頁 / 來一點知識 / 減塑研究室
微塑膠自然棲地現形記:
5個重點,看台灣首份保育類動物微塑膠污染研究(上)
微塑膠自然棲地現形記:
5個重點,看台灣首份保育類動物微塑膠污染研究(上)

蔬果、食品的塑膠容器包裝丟棄後從來不曾消失,危害久遠。野生海洋動物受害不是新聞,往上游追溯,與人口密集城鎮有更多交集的陸域動物,境況又是如何?透過台灣野生動物排遺、棲地水質的微塑膠調查,污染逐步現形。首圖來源:Greenpeace綠色和平 本文授權轉載自Greenpeace綠色和平
撰文=Greenpeace綠色和平

綠色和平與14個學術研究與調查採樣團隊通力合作,深入高山、湖濱與溪流,歷時超過一年,完成台灣首份針對陸域野生保育類動物的系統性微塑膠檢測,並於2022年8月23日發布重磅調查報告《難逃塑命:臺灣保育類野生動物及棲地微塑膠污染調查》!完整揭開六大保育類動物受微塑膠威脅的實況。

綠色和平針對6種台灣保育類野生動物,進行微塑膠污染調查,包括台灣黑熊、台灣水鹿、金門歐亞水獺、黃喉貂、石虎和櫻花鉤吻鮭。圖片來源:林務局

以下整理報告5大重點,帶您一探台灣黑熊、台灣水鹿、金門歐亞水獺、黃喉貂、石虎與櫻花鉤吻鮭受「塑害」威脅的生存處境,與研究關鍵發現。

1「塑害」嚴重!樣本普遍驗出微塑膠

研究朝向淡水環境與陸域進行,期待更完整拼湊塑膠污染情形。綠色和平最新報告證實,台灣陸域保育類動物棲地已受到塑膠污染,使野生動物面臨攝入微塑膠的風險。

研究採集台灣北、中、南、東與金門5種保育類動物的排遺和棲地飲用水,以及櫻花鉤吻鮭的棲息河川水樣本及主要食物來源(水棲昆蟲幼蟲)樣本,經過數個步驟抽取出微塑膠,再以尼羅紅染色法(Nile Red Staining)搭配拉曼(Raman spectroscopy)和傅立葉紅外線光譜(Fourier-Transform Infrared Spectrometer, FTIR)及立體顯微鏡分析微塑膠含量、尺寸、型態與聚合物類別。

透過尼羅紅染色法,搭配拉曼和傅立葉紅外線光譜,再用立體顯微鏡分析,發現水獺排遺中的微塑膠碎片。圖片來源:Greenpeace

結果發現樣本中普遍驗出微塑膠,包括歐亞水獺排遺樣本與棲地水源樣本,微塑膠檢出率都近80%,而嘉明湖水樣的平均檢出率更高達100%。此外,部分物種樣本的平均微塑膠濃度,甚至高過以往其他研究分析的家畜排遺微塑膠濃度。

2 動物排遺見真章,黃喉貂檢出濃度最高

動物「排遺」就是糞便,經驗豐富的研究者能藉由動物遺留在野外的排遺,掌握飲食、遺傳多樣性或疾病等寶貴資訊。山林動物習性隱蔽、警覺性高,相較捕捉繫放,排遺研究對動物干擾亦較小。在高山、湖濱各種地形,採集足夠的樣本數量、新鮮的排遺可不容易!必須瞭解動物習性、棲地型態,也仰賴採樣人員的識別能力和體力。

在玉山出沒的黃喉貂,排遺樣本檢測結果發現微塑膠濃度最高。圖片來源: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

除櫻花鉤吻鮭外,採集的5種保育類動物排遺中,黃喉貂排遺檢出的微塑膠濃度最高(18.65微塑膠數量/克),其次依序為金門歐亞水獺排遺(2.72微塑膠數量/克)、石虎排遺、台灣黑熊排遺,檢出濃度最低的是台灣水鹿排遺(0.09微塑膠數量/克)。動物排遺樣本共收集到604個微塑膠,整體微塑膠型態44.6%為碎片,40%為顆粒,微塑膠尺寸介於10μm至1333.3μm。

黃喉貂排遺樣本中發現6mm x 16mm的大片微塑膠。圖片來源: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Dr. Alexander Kunz(孔燕翔博士)研究團隊

3 微塑膠濃度比一比,金門水域高過世界平均

檢驗5個區域的棲地水樣本,包括嘉明湖步道水域、大分水域、鹿林山水域、金門水域與武陵水域。水獺生活的金門水域檢出微塑膠濃度最高(32.11微塑膠數量/升),濃度範圍超過世界湖泊平均!其次依序為武陵水域、嘉明湖水域、鹿林山水域,檢出微塑膠濃度最低的是大分水域(5.78微塑膠數量/升)。所有棲地水樣本共收集到1323個微塑膠,微塑膠型態47%為顆粒,42%為碎片,微塑膠尺寸介於10μm至12,227.2μm。

2021年10月19日,綠色和平減塑專案主任唐安在水獺生態專家指導下,以橡膠手套採集歐亞水獺排遺樣本,並以GPS記錄位置。圖片來源:Greenpeace

七家灣溪流域是櫻花鉤吻鮭的主要棲息地,採集的樣本以牠們的主要食物來源水棲昆蟲為主,經過檢測,水棲昆蟲體內微塑膠含量平均為每隻2.77個微塑膠,普遍含有微塑膠,這表示櫻花鉤吻鮭從棲地與食物鏈累積攝入微塑膠的風險皆存在。

2021年10月24日,綠色和平與專家在七家灣溪流,採集櫻花鉤吻鮭的主食水棲昆蟲。圖片來源:Greenpeace

▍繼續閱讀 ▍5個重點,看台灣首份保育類動物微塑膠污染研究(下)
https://www.sogastop.com/vision_detail.php?id=143

授權單位
Greenpeace綠色和平

綠色和平是一個獨立的全球性環保組織,不接受任何企業、政黨捐款,得以中立地推行倡議工作;致力以實際行動推動積極的改變,保護地球環境與世界和平。

延伸閱讀
「吃在地」為何能救地球? 最新研究:近20%糧食碳排來自運輸
微塑膠自然棲地現形記: 5個重點,看台灣首份保育類動物微塑膠污染研究(下)